來自聖母峰的雪巴孤兒
封面故事


|雪巴人—背負聖山的民族|

流浪的源頭,是聖母峰的山腳,那片山陵是孩子每天奔跑的樂園。雪巴人願意吃苦且體能絕佳。從登山家第一次成功登頂聖母峰開始,便是攀登世界最高峰的幕後推手。

然而雪巴人視聖母峰為母親,卻活在賺錢生存與維護信仰的矛盾之中,2014年聖母峰雪崩奪走了16位雪巴嚮導的生命,向世人道出了雪巴民族不為人所知的一面。他們居住在二、三千公尺以上的地區,並且使用自己的語言,想到城市發展前必須克服種種生活上的障礙,除了擔任嚮導,雪巴人謀生的選項所剩無幾。


|地震帶走了孩子的父母|


2015年4月,尼泊爾發生規模7.8的大地震,這幾位雪巴孩子的家以石塊堆砌而成,霎那間屋子裡的人就遭崩落的土石掩埋。

當時孩子們在外玩耍因此不在家中,其中一位雪巴人回憶當時:「他們回到家時,已經永遠見不到父母了,幾位較年長的孩子還必須徒手挖出所剩的財產,才能照顧年幼的弟妹。」



尼泊爾人已經八十多年沒有遭遇強震,對於居民來說恐懼不僅止於當下,地震震垮了他們對未來的信心。餘震持續了三個月,當地不只發生大規模土石流,求生的資源更是漸漸短缺。

處於殘酷現實的夾縫之中,一輩子從未離開家鄉的孩子們竟被迫出走,十六位身無分文孩子不知道明確的路線,便穿著破爛的衣服,背著沈重的家當便出發前往首都,當中最年幼的孩子才六歲。



|長途跋涉,尋找新家|
「我們原本以為能夠搭上公車,但是路已經崩壞根本無法行駛,因此探險隊(我們)就步行來這裡(首都)。」男孩活潑的話語中,輕描淡寫的訴說了七天的跋涉,其中幾位孩子沒有鞋子竟是沿路赤腳行走。


更讓人驚訝的是,這些雪巴孩子並不會說尼泊爾文,他們無法順暢的和路上遇到的人溝通,荒涼的山路上只能相互依靠,有時更必須睡在路邊。

到了首都之後,他們在尼泊爾政府劃定的難民區落腳,孩子們忍受著無止境的喧囂與惡劣的衛生環境,並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,有些孩子因為不習慣低海拔與飲食而開始生病。

震後災民營裡,空氣因為風沙飛揚而霧濛濛的,規模龐大的營地沒有明確邊界與出入口,背著相機的國際記者、醫生,與飢餓的災民們塞滿了擁擠的帳篷。供不應求的紛亂氛圍中,誰都沒有注意到角落的帳篷裡,縮著十六位飢餓的幼童,他們透過帳門細縫驚恐的注視著匆匆經過的人。


就在這時,一位高大的陌生人竟走進帳篷……


|「活著不夠」—與眾不同的孤兒院長|
震後的第二個月,加德滿都的雪巴商人Mr. DM受朋友之託到難民營探望孩子。

「想帶他們離開那裡其實是一念之間的決定,當時非常同情這些孩子,所以沒有多想就設立了孤兒院,但是不久之後我才發現僅有自己的力量難以支撐這個孤兒院。」

空間雖然不大,環境卻非常乾淨,並招募了來自西班牙的年輕志工老師Emma,每天陪伴孩子教導他們讀書。Mr. DM對於經營孤兒院有著許多想法,他說:「孩子的食衣住行對於我來說是很大的負擔,但是我還想送孩子上學。當初想帶孩子來這裡,是因為我想真正改變他們。只有活著不夠!我期待他們有一天能獨當一面的走出這裡。」

這位高大、善良並且有些孩子氣的雪巴人深深打動了我們,從那天開始我們便默默的期盼著,希望有一天能為雪巴孤兒們展開行動。









  • Small orgphoto
    2018年度志工招募
    為世界種植教育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in7a3399photo
    連週末的學校都充滿人?!
    週末家長日直擊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%e7%89%9b%e5%93%a5%e7%9b%b8%e7%b0%bf 180513 0093
    在尼泊爾這麼工作著:跨國經營者的兩難
    出差筆記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