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尼泊爾這麼工作著:跨國經營者的兩難
出差筆記

「你們在台灣都是怎麼工作的啊?」

跟駐點負責人Sang Doma 聊天時,他不經意的問起台灣的工作情形,並好奇著台灣夥伴投入的原因。這一年半來由他一人扛下所有的專案執行,包含找到關鍵人物共同策劃執行出英文培力課程、英文老師的招募以及駐點的設立,更在課程開幕時邀請跨界在地組織參與,並獲得尼泊爾當地報紙的採訪報導機會。2018年起的專案走入「優化階段」,因此比過往更需要在村落長大的人,共同執行與策劃。而在這兩個月來數度往返查看計畫執行的過程裡,可以見到駐點深耕的影響力有很大一步要跨越。

「那你們現在怎麼一起工作的?」

駐點團隊夥伴的難尋:求學階段缺乏相關資源


「你們給我很大的自由去發揮,但尼泊爾大部分的人都只為了薪水而工作,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是一件在改變自己跟改變國家的事情!」

多數人離開學習階段之後,缺少賺錢的謀生技能,因而多選擇投往國外賺取勞力收入,十天前一起上山的8人挑夫團隊,可能十天後有2個正準備前往他國當數年的外籍移工。造就整個尼泊爾青年人才流動率高,多數人視國內工作為短期賺取零用錢的管道;而目前選擇留在村落的人,也因為缺少對外接觸的機會,對於從策劃到完整執行,能簡單處理好每日的工作,但在工作的速度以及工作的回報上,仍有非常多需要努力的空間,對於「創新」、「發想」、「領導」等概念更是陌生。



理想與現實的落差:如何邊工作邊學習?

Sang 在首都生長,幸運的受資助長大,更受過良好教育,而他總是說著他希望能夠為自己的國家做點事情,如今幸運的與我們同在這份工作中找到不停學習與改變的動力,因此半年能感受得到她日漸想讓組織越發茁壯的企圖心。

在她的分享背後,正反映出他對這個國家無法短期改變的問題的無奈。身兼工作夥伴與朋友的我,若站在他的角度想,或許會期望遠山呼喚現階段投入的資金,不僅僅能夠達成駐點成熟以及退場的目標,更可以轉換成實質對於駐點工作夥伴的培訓,經過好的訓練必能夠為工作夥伴帶來正向長遠的影響。

在尼泊爾並沒有所謂的工作試用期,更別說無給薪實習了,對多數人來說,除了軍人、老師警察等政府工作會有固定薪水,多數工作都僅是短期打工。所以「工作就是要賺錢」,僅有非常少數的人能在一份工作體會到「學習與突破」的意義。非常多在工作上的觀念以及細節現在在我回想起來,當初跟Sang 也正是花了一年半的磨合,才逐漸有了今日的默契,這些細節說來好笑,但不外乎就是:工作日誌、開會時間、進度更新以及表格整理與管理。

當天最後只跟Sang 分享說:「我們需要的只是時間!」



退場經營不該是一場夢!

有句話是這樣說的,為了社會目的所創立的組織始終都有一個根本的盲點,組織為了需要出現,卻會隨著計畫成熟讓需要或問題變小的那刻消失。是的,為此我們正找尋方法,要讓來自穿梭村落的國際NGO 身影在村落最後只剩下一個好的團隊駐足。所以我們接下來的每一天,都會持續為那樣的離開做好準備,都會持續努力找齊所有在地可用的資源,每一天都相互學習嘗試影響對方,用在地可觸及的資源再加上一些些外力的幫助,將資金轉換成可延續性的制度與漸漸可以改變的觀念。

是在那一天,我會興奮的跟大家分享

「尼泊爾的夥伴是這麼彼此工作著的!」
 

  • Small orgphoto
    2018年度志工招募
    為世界種植教育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in7a3399photo
    連週末的學校都充滿人?!
    週末家長日直擊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%e7%89%9b%e5%93%a5%e7%9b%b8%e7%b0%bf 180513 0093
    在尼泊爾這麼工作著:跨國經營者的兩難
    出差筆記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