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泊爾教育現場專訪
駐點社工Maya

我的童年裡,爸媽最常跟我說的是:「幹嘛讀書?讀書根本沒有用。」

 

「小時候我跟這些孩子一樣讀公立學校,甚至必須走一小時去上學。一直到五年級,我都沒辦法從字母A唸到Z,上課時我連一句英文也不敢說。升中學的SLC考試我沒有過,那一天我差點被爸爸趕出家門,之後家人就不讓我上學了。如果爸媽有受教育,他們就會了解在窮人教育環境裡,再怎麼努力也贏不了有錢人的孩子。」

幸運的是,Maya有一位重視教育的叔叔,買書給她之外,更花了大把心力說服Maya爸媽讓她讀中學。勉強完成中學之後,Maya考了教職,輾轉換了幾份工作。最後他選擇孤身前往地中海上的賽普勒斯,成為幫傭。然而,命運卻開了她一個大玩笑。

「支持我走過那些痛苦的,是想要改變生命的堅持。」

Maya在異鄉生了重病,但是雇主的規定嚴苛,要求她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完成工作。當時她做了一個決定,她決定要留下來,「偷」一個一輩子受用的能力。Maya下定決心學好英文,在工作時,她慢慢地學習童年回憶中那些拗口的單詞,嘗試用英文跟雇主溝通,讓自己成為更有能力的人。

「一年之後,我重返家鄉,英文能力以及自身對於教育的體悟,讓我願意開啟新的嘗試,因緣際會在叔叔的推薦下,成為了遠山團隊的當地駐點社工。」

「我見過好多孩子,都有屬於自己的天賦。」

成為社工後,Maya遇見許多與她一樣出身偏鄉的孩子。

Maya認為孩子都是愛玩、嚮往自由的,而他們在課業上表現不那麼突出,應該探討兩個教育關係人的影響,老師與家長。「有些家長不送孩子上學,而那些準時出席上學的孩子,常常必須等待遲到的老師。」

曾經擔任教師的Maya繼續解釋:「能聯繫上家長的時間只有每個月的資助金發放時;老師大多都沒有好的執教方法,甚至沒有執照,只因為這樣可以省下聘任費用。這些傳承幾十年的觀念與習慣,若沒有外地組織來翻新,那麼下一代的孩子就無法透過教育脫貧,我很開心能親身參與這場改變。」

「若沒有資助金,我真的不敢想像孩子會變怎樣…」

說起兩年前與孩子的相遇,Maya回憶起地震時期。

「我最有印象的孩子是Anish,他與親戚同住,地震後的處境讓他必須為家中工作、甚至用獎學金賺錢。他早晚都要工作,提水、除草、洗碗盤等等,白天還要去上學,因為他領獎學金,否則我很確定,他家人一定不會讓他到學校。」

「現在,即便他早晚都要工作,他仍然會來上學,在班上是第二名。我在他身上看見自己的童年,其實我常會想:如果小時候有人資助我、帶領我就好了。但又會馬上想到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有多重要!或許因為我,這些孩子可以不用經歷我遇過的生命挫折。」


在走過與這些孩子同樣的路之後,Maya投身幫助孩子們,對當年叔叔拉拔她的感念,以及對於生命的熱情,讓她投入遠山呼喚團隊。我們深深相信,只要為孩子們改變教育環境,孩子就有機會運用天賦改變生命。

 

  • Small 28343333 1765960886788764 671365658 o
    遠山呼喚_為世界種植教育
    「學年實習生/年度志工招募」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01
    尼泊爾教育現場專訪
    駐點社工Maya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cover
    尼泊爾教育現場專訪
    中學校長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