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鬥士拉姆那教育專訪
#小人物故事

一行人走進學校,便看見校長拉姆那,他身穿樸素的襯衫,四平八穩的身形站在校門裡,就像守護廟宇的石獅子。

校長室裡掛滿了各式圖表,學校的大小事彷彿被整齊的收進這個寶箱裡,一點細節也沒漏掉。他看我們打量著牆面,便用尼泊爾腔調說起英文:「關於學生的事情,我全都知道,但是關於他們未來,我還沒有答案。」

「地震後孩子的家支離破碎,學校是他們唯一能去的地方。」

拉姆那首先爬到椅子上,取下一張沾滿灰塵的廓爾喀地圖,指著最北方的區域,他說:「震後有小孩從這裡來,要走十五天。失去了父母,還沒脫離精神創傷的孩童,為什麼會選擇來這裡?我相信學校在孩子心裡有一份特殊的意義。」

他接著說:「所以我很要求這所學校的教職員,大家都非常專注於教學,因為我們知道學校可能是某些孩子生命的唯一寄託。」他突然想到什麼,便站起來往門外走去,一群人只好拿起紙筆與攝影機,跟上他的腳步。

「送孩子回學校不難,最困難的是把孩子留下來。」

拉姆那帶我們來到一棟建築物前,從窗子裡望去,狹小的空間裡竟然住著許多孩子。「這是孤兒院,是震後我們自主成立的,現在有二十六位孩子住在這裡。地震之後,輟學的狀況很嚴重,這些孩子無依無靠,當時沒有多想,就收留了這些孤兒,希望教育能夠幫助他們改變生命。」

他談到學校辛苦的經營困境:「現在學校剛經歷重建階段,不但經費不足,學校的學童也不斷增加。學校漸漸無法負擔所有孩子的教育,這兩年學到一件事情,送孩子回學校不難,最困難的是把孩子留下來,對一間學校來說,最重要的是維持長期的教育品質,不然孩子還是會失去信心,再次輟學。」

「學校必須要先改變,年輕的生命才能改變。」

回到辦公室,拉姆那為我們端上奶茶,說道:「其實最難的不是建立校舍也不是建置資源,是建立好的制度以及習慣。如果今天我們獲得一千本圖書跟十台電腦,但是沒有長期輔以好的制度,那這些資源就無法幫到孩子。」

「政府官員來看的時候,看到校舍蓋完了都很滿意,但是一所學校的評價不應該只來自於外觀,應該來自於課堂上的教學品質,以及課堂外的教育延續。地震讓我們更進一步瞭解這點,所以我認為學校必須要勇於為孩子做出改變。」

2016年起,這所學校與遠山呼喚長期攜手合作,開始改善教育環境。對於未來的教育,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憧憬,希望有一天這個「學生的第二個家」,可以讓所有孩子都獲得好的能力,幫助他們成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。

 

🌱看更多教育專訪

🎈支持教育種植計畫

  • Small orgphoto
    2018年度志工招募
    為世界種植教育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in7a3399photo
    連週末的學校都充滿人?!
    週末家長日直擊 閱讀全文
  • Small %e7%89%9b%e5%93%a5%e7%9b%b8%e7%b0%bf 180513 0093
    在尼泊爾這麼工作著:跨國經營者的兩難
    出差筆記 閱讀全文